XANSLOU

伦/敦/桥

#罗莎磨皮
很久没有人碰过的书架,上面都落了灰。
那是我这儿最老的一个书架了,上面都是些很久前的书了。
那是本童谣。
「Mother...Goose?小时候似乎常和亚瑟一起看这本书。」
伦/敦/桥。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有个妇人,她教我唱的歌。金黄色的麦穗,漂亮的红房子,和夕阳下。她牵着一匹小马,喂给它一些干草,我就站在一边看,看她抚摸着小马的皮毛。她嘴里嘟哝着什么。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一头的金发,和像潮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抱怨。那些抱怨可以大到国家政策和社会的腐败(即使居住于乡村的她并不怎么清楚这些事),小到隔壁的老杰克家总是传出他的疯儿子的大叫声,又或是家里的马少剩下了一点干草。
我为什么来到这个村庄呢?
啊,是这样——那时我正因为工业革命的紧张和亚瑟吵的不可开交——后来我索性就跑出了平常的住所,一路跑到了这个村庄吧。
当年我多少岁?好吧,我也不记得。尚且算是个少女,对于国家来说。
那时的英/国,乡村才是真正的理想的净土吧。人们大有时间花上一个下午去写一封信给久久未见的友人,然后晚上去参加温馨的村落中的聚会。
什么都不管就这么冒冒失失跑出来的我,最后还不是被那位妇人收留了,才有个地方住。
「嗨,罗莎!别愣在那,你也得多干点事儿。这匹马交给你了,我还有别的活要干。」
我只好往前走,作为一个淑女,不能拒绝帮助过你的人吧。
我拿起干草,看到马放大的脸孔,当然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又倔着性子,就去给那匹马喂食。
马咀嚼着干草,我竟开始觉得它可爱了——有点像unicon,我就这么和它对视了一下午。
晚上,那名妇人把我叫到房间里,拿了烤好的面包和肉,还有一些蔬菜汤。「你知道吗?对,伦/敦/桥。啊,伦/敦一定是个不怎么好的地方,一定没有这个村庄好。听说伦/敦/桥就快要塌啦。」她喝了一口汤,又继续说,「嘿,罗莎,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当然在听,只是不想再回答了。
「算了,不说话也罢。」
吃完饭,她带我出去,跟我说是要去看星星。
我们在一大片草地上坐下,面前有水流过,映着星星。
「罗莎,你说,伦/敦/桥要是真的塌了,那该怎么办呢?」
我想了一会。
「那就加固它,再一次用木和黏土。」
「但是这些东西都会被冲走呀。」
「那....用砖和灰泥呢?」
「砖和灰泥用不久的,村里那个叫马丁的小伙,就是....」
我在她开始长篇大论前,打断了她——我知道这很不礼貌,但是如果她讲起来,估计可以讲到明天早上。
「那就用上铁和钢吧,这会很牢固。」
「不行,那会弯曲。」
「那金和银呢?女士,您问的有些多了。」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道了歉。
那位妇人看着我愣了一下,随及笑了起来。「罗莎,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就像个小大人?噢,你真是我的小淑女。 ...好了,我不说了,回去睡吧。」
过了一段时间,亚瑟找到了这里,他抢拉着我走,也不顾什么绅士风度了。
我被带回了伦/敦。
伦/敦/桥真的像她说的一样塌了,卖给了琼斯,也算是双赢。我后来收到一封信,那里面写的就是那首童谣: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
My fair lady.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
Wash away, wash away,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
My fair lady.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
Build it up with iron and steel,
My fair lady.
Iron and steel will bend and bow,
Bend and bow, bend and bow,
Iron and steel will bend and bow,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silver and gold,
Silver and gold, silver and gold,
Build it up with silver and gold,
My fair lady.
Silver and gold will be stolen away,
Stolen away, stolen away,
Silver and gold will be stolen away,
My fair lady.
Set a man to watch all night,
Watch all night, watch all night,
Set a man to watch all night,
My fair lady.
Suppose the man should fall asleep,
Fall asleep, fall asleep,
Suppose the man should fall asleep?
My fair lady.
Give him a pipe to smoke all night,
Smoke all night, smoke all night,
Give him a pipe to smoke all night,
My fair lady.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take a key and lock her up
lock her up lock her up
take a key and lock her up
my fair lady.
没有寄信人,但我知道是那个妇人写的。我也不知道妇人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个妇人所说的lady是不是我——如果是的话,真是要感谢她的赞赏了。
在书架前站的有些久了,脚有些酸。索性就坐下来,给自己泡了一杯红茶,拍拍书上的灰尘,翻开了那本书。

评论(2)

热度(2)